澳门金沙娱乐场

存100送28元

乐天堂

送38+100%首存

亚博国际

注册送88元

新葡京

存100送18元

澳门赌场

首存20送26元

巴登娱乐场

存100送10元

广告位置出租

广告位置出租

葡京娱乐场

首存送1888元

龙8国际

注册送8-88元

澳门金沙娱乐场

存100送28元

鸿运通

首存送128%

24K88

存50送58元

BET365

存36送36元

98拉霸

试玩赠38元

爱发宝

存20送33元

大发娱乐

存28送38元

迪拜皇宫

存100送28元

澳门金沙娱乐场

存100送28元

万亿娱乐场

注册赠77元

乐天堂

送38+100%首存

澳门凯旋门

存74送10元

辉煌彩票

万福娱乐城更名

威尼斯人彩票

38元免费彩金

太阳城集团

注册就送38元

博狗集团

注册秒送19元

亚博国际

注册送88元

中三元

注册送100%彩金

168娱乐

注册秒送18元

中三元

注册送100%彩金

广告位置出租

广告位置出租

2059

主题

0

好友

6366

积分
热门活动

最新发布

屠夫王炳堂

欢天喜地 发表在 于 2019-6-12 17:05: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0
613

   屠夫王炳堂
      
   
    “胡     
    这镇上今日逢集,山北川东十里方圆的人都来赶着做买卖。这条街道南北三百米长,街两边预先摆放了杨木床板,一个挨一个齐齐两排。卖小百货的生意人一个床板三元钱摊位费,逢集就在固定的床位上随便辅一个粗布方格床单,摆满各式各样红红绿绿衬衣衬裤,小儿鞋帽。床板上摆不下的又蜘蛛结网似地在各自的床板上面拉许多条绳子挂上去,整个街道就是一张大网,每个卖主都是小蜘蛛,买主就算撞上网的小蚊子了。你只要多看两眼网上的花裤衩,保证便宜贵贱都得咬你一口。卖鼠药的倒简单,就地揭开一个大木盒,手握一个小喇叭,嘴不干舌不燥地连声嘶喊,喇叭就一声长一声短地剌耳锐叫:“捎的捎带的带啊,家中老鼠死的快啊!”赶集的老头老婆小伙姑娘,中年男女,孺子小儿从四面涌进街道。提蓝的、推车的,挎大包小包的,手中挽一个蛇皮袋的,顺着人流脚挨脚往前挪。不时就有人叫喊:“小心踩了我的萝卜缨子!”几个脸白眼大的姑娘站在门面房的台阶上一个劲犯愁:蚂蚁开会啦,这么多人。看半天不见人少只是越来越多,就索性让别人占点儿便宜,猫着腰双手在前护着自己在人群中挤,不时就尖叫一声。等我挤到王炳堂的肉摊前时,脚都被踩肿了。
      
    只见王炳堂手握砍刀不瞅买主,只问:“要多少?”买主说二斤半。他用手指在猪膘上那么按一按,先用柳叶刀轻轻一划割开肥膘,转过刀背含在嘴里,取那四斤七两砍刀过来,一刀下去齐茬断开骨头,一吊肉提在手里用荷叶一卷递过去:“七块五”。买主疑惑不接,王炳堂叫:“这手工夫就是秤。”买主刚接过去,下一个五斤一吊又提在手里喊“十五块”。买主走完,我向前走过去,看见我后王炳堂放下各种屠具,双手在裹肉的包布上擦了擦。他拳头般大小的头上永远戴着耷拉着帽沿的软帽子,油腻成了黑色,杏核眼睛圆瞪着不会眨一下,腰间那条一寸宽的牛皮腰带总吊下来半尺,随着人动来回地摆,一身油亮的衣服从不知啥料子啥颜色,脚上的黄胶鞋没有鞋带,我知道那鞋带准是着忙时又用来扎了那条猪腿上的吹气孔。他挨着我蹴下身来,递给我一支没咀纸烟,我接了点上火,要不他逢人就编派我:“群众的瞎瞎烟,胡地税永不沾。”
      
    “你先到屋里去吧。”王炳堂说:“我那龟儿子在家,你去了就说是收税的他就知道招呼你,我卖完肉还要去西街给芹芹家杀猪,芹芹婆过三年哩,应人事小误人事大,完事后我就回去。”
    如何轻松祛除白斑呈自然肌肤  
    我说:“你还是这样热肠子。”
      
    王炳堂说:“有啥办法,谁叫咱这手艺高超,不是吹哩,胡地税同志,这街道十几家杀猪的,谁敢说手艺在我之上,从烧水开始算时间,杀一头猪我只用三十三分钟,就这个快字够他们练习几年的。”
      
    我开玩笑说:
      
    “手艺越好,手里猪命越多。”
      
    “这也没法子,我前世一定是被猪咬死的这辈子反过来杀猪”。王炳堂右手捏着烟头又凑到嘴边吸,说:“下辈子要胡乱投了猪胎也免不了一刀子。猪不是上天告过状么,老天爷说,‘去吧,造你时就是一盘菜,天命不可违’等死后让猪鬼们啃了我那鬼吃,也算扯平。”
      
    来了买主割肉,我站起来说:“别忘了今天这日子。”王炳堂伸着黑细脖子茄子头在半空划个弧说:“忘不了,等肉卖完税钱就够了。”
      
    我顺了人缝往外挤,王炳堂又喊:“回去把你王八侄子骂一顿,这东西我管不了,打坏了两根扁担还不行,这被人唾沫淹死的货!”语言恶狠不象在说自己儿子。
      
    他家我知道,挤出人流进了小巷子,又拐个弯就到了。他家的房子前墙比别人的凹进去许多,越发显得门前空旷。空旷处东边垒了猪圈,圈墙不及膝高,粪积得厚了几乎高出了墙。粪便尿水作一股已越墙而出,在脚下流出一条蚯蚓似的污痕。西边用四根腿一般粗的杨木作柱子,搭起了大半间简易棚子。棚顶上盖着石棉瓦,除了四根柱子外四边无遮无栏,棚下正中间一个大锅灶,灶上一口大环无耳锅,紧连锅灶一边砖砌了一个面带弧形的平台,水泥抹了面子,已被猪血腐蚀成黑黑地颜色。东西两边的中间空出二米过道,直到大门前,我上去敲门无人应。使劲再敲却推开了门,进去环顾屋里没人。
      
    “谁呀?不招呼就进来!”从后院传出一声大喊,后门口就走进来我那“王八侄子”。
      
    “我是税务所的……”
      
    “噢,胡叔,我当谁哩这么大胆”。侄儿从房子端出来一个方形带扶手的椅子,这扶手已失去了“扶手”的作用变成了两根桄档。侄子放下椅子招呼我坐下。又进屋子倒水,听见他自言自语说:“猪对头把茶叶放那里了?”一会儿出来端一杯水让我喝茶。他自己拿过来一个小凳子离开我远远地坐着。来回搓弄两手,我看见他左手破了一点儿,正往外渗血,两只手腕上都戴着松紧护腕,红蓝条相间的那种,不算太新。
      
    我无话找话问:“多大啦?”侄儿不抬头答:“十九”猛抬头瞄我一眼又赶紧低下去,过了一会儿,侄儿问:“胡叔,拳平腕直,这‘平’不只是指拳面吧?”
      
    “你问这些叔不懂,你研究拳术里?”我说着喝一口茶,这水恐怕是一个星期前的,没一点温度,看茶叶都浮在水面,一根没涨开,水全然白色。赶紧吐到地下随手把杯子放到手边的杌子上。侄子也不觉怪,只当没看见。他站起来略微抬起了头,我发现他也有一对杏核眼睛,只是头大了许多头发也长,从中间直直分开,于两边扑扇着。说“叔,去后院看看我的阵势。”
      
    侄儿先进了后门,我跟着进去。见后院不大,靠后墙麦秸垛边的树上垂下来一条皮绳,下端吊着圆滚滚一个麻线口袋,口袋上有片片黑污。后院墙角胡乱堆满了大小的半截砖。
      
    “这全是我劈断地。”侄儿来了兴致,那两扑扇头发颤颤地抖。他走过去拿过来一块砖支在另一块上,“嘿”一声砖齐茬被劈成两半,一手拿半块很随便地仍到墙角去,脸上闪过一丝笑,仍不看我说:“数潮湿的老砖最难劈,茅厕脚下垫的那块老砖我劈了七次没劈断,又放回去让踩着继续潮,最好先不和那块砖见面,激我下苦练功,这也提醒了我现在功夫不深,气也不够,等到那一天我这逆风掌力断此砖,就可以脚踏八面掌劈四方了。”侄儿说这些话时很认真,我压可造女经不常不想对此表态,心想这是乱练,只怕那块臭砖没断手骨先折了,这侄儿怎么钻进了这个道道。
      
    “叔,今天我差不多完成了练习,咱上街逛逛。你去不?”他又先一步走到了堂屋。我当然去,不然我一个人在屋里和谁瞪瓷眼不成,去街上正好再催几家税款。
      
    侄儿在前我在后一块去了街道,刚钻进人群就不见了他。我也没找,到几家门店收了当月税款。再找王炳堂时他已收了摊,想必去了西街芹芹家。也无甚事就想着去芹芹家看王炳堂杀猪。我又在人窝里往西挤,离我不远处,呼喊成一片,好象有人打架,人潮旋着转着从打架那边涌过来又倒过去。人缝里只见几个年轻人正拳来脚去地搏斗,看不见是谁只觉打得有力。农村就有这么一伙人,喜欢在人多处撕打,流血再多手脚不停,也不大骂。只用了力咬着牙击打对方要害部位。最后,胜利者仰着被血染红的脸就那样子英勇地从人面前过去,失败者几做努力坚强地从地上爬起来,摇晃着也很悲壮地离去。一场战事宣告结束,过后谁不找谁麻烦。有机会遇人多处再撕博。不知是无聊呢还是真有抢妻大仇?听说这种事情往往与那一家姑娘多少有点儿关系,三言两语不和就作兽斗。我遇这事唯恐避之不及,用力挤出人群钻进一个小巷子往西街去找王炳堂。
      
    巷子于一转弯处豁然开阔了许多。一眼看见王炳堂蹴在一个横卧的碌碡上,嘴角叼一支带咀纸烟和几个人嘻哈着高声大谝。一声猪叫,几个年轻人前面拽着后面踹着拉出一头白克郎猪来。王炳堂简直是从碌碡上蹦了下来,使劲丢掉烟头,出奇大的步子走过去,边走边高高地挽起袖子。几个小伙子费力将那蠢物按倒在小方桌上,两个小伙子每人拽一条猪后腿死死压住,另一个人死拉住了那条尾巴。王炳堂左腿跪压在猪前胛子处,左手握住猪嘴,右手过那柳叶刀,一磕猪蹄。猪猛吸一口气,脖子上就陷下去一个小坑,一刀子从那小坑捅进去,又极快拨刀出来,跟刀子尖就喷出一股血来。也真是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芹芹赶紧拿过来放了葱花调和的面盆接血,这猪稍时功夫就不动了。刀口子一圈的肥肉往外翻着滴嗒几点血下来。王炳堂提起一条猪后腿,柳叶刀去蹄子往上一乍处划个口子,手指粗一米五长的铁桶条从刀口捅进去,紧贴皮里捅进去拉出来,各个部位都捅到了,嘴搭到刀口处吹气,呼呼地脸憋成了猪肝子色,猪却变成圆滚滚地,四蹄硬着乍起老高。
      
    王炳堂又过去蹲在大口锅边试水温,这锅是生产队过去的豆腐锅,这时锅下炭火正旺。炳堂只用四个手指并拢了贴水面一撩,训一句:“加火!”隔一会儿又一撩,加一瓢凉水进去,又连着撩过三次不觉烫手,这水温就最合适,这叫“三把水”。一声喊,几个人抬猪过来顺锅沿溜进水,孺一孺。炳堂拿过瓢舀水往猪身上浇,嘴里不停地“嘘…嘘…”吹着缭眼的热气。觉着差不多后,浮石刮刀齐上,三下两下褪净了猪毛。一根木椽早绑在了两个桐树打起的架上,架正中地面上挖了一个小坑。几个人喊:“一二!”合力从水中提出那蠢物来倒着挂上架子,猪嘴下正是那小土坑。王炳堂口中含着那柳叶刀,双腿叉开站在猪腹前。左手端着一瓢水从猪后衩泼上去。从后腿开始往下刮了一遍,又一瓢水泼上去,这蠢物真正白光光了。
      
    王炳堂蹲下身去,柳叶刀绕猪颈旋转着割了一圈,复又转过刀背含在口中,双手握紧猪的双耳,使劲一旋,“咔嚓”一声猪头提在了手里。下来是开膛,先顺肛门一圈割开取一尺长一条麻绳绳扎住了。然后只一刀,豁开了猪腹,下水缠着绕着流出来挂在肚皮外。只见王炳堂右手极快地去猪腹内摘出一把白花花热腾腾地肠油出来,“呼噜”一声吞下肚子去,眼睛只不看旁人。小伙子见了吐一下舌头,脏腹软地小媳妇捂着嘴别过头去干呕两声。芹芹拿筛子端着猪下水去锅边翻着冲洗,几个孩子把那猪膀胱吹得蓝球大小却当成足球一样来回踏着玩。炳堂早已使那四斤柒两砍刀将猪劈作两半。就有人伸手过来量猪膘薄厚,你的脸适合什么妆—2嘴里连说“三指厚呢。”芹芹的男人憨憨地过来给炳堂递过一支烟,又殷勤地点上火。杏核眼得意地四下里瞄一圈,就瞅见了我,嚷一声:“给我那税务伙计发一根。”主人老远里就取出一根笑殷殷递过来。
      
    炳堂过来站在我旁边,眼睛总不离开那两扇肉,欣赏自己一件杰作似的得意之态赫然。说一句:“你在我面前受尊敬,我在这儿却吃香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5 下一条

alt="乐天堂"
中三元
亚博国际

alt="乐天堂"
中三元
亚博国际

关于乐博吧策略论坛ABOUT
乐博吧策略论坛成立于2015年1月26日,于2015年1月30日正式上线运营。乐博吧策略致力于为玩家免费提供负责任的线上品牌资讯信息,是目前市场上最大最稳定的线上信息服务型网站。经过四年的不断努力发展,总访问人次已突破8200万,乐博吧一直坚持让玩家放心游戏,并对玩家负责这一经营理念,获得了业界玩家的一致好评,尤其是中高端玩家的认可,才铸造乐博吧策略论坛今天的辉煌!将来我们要做得更好,期待您不如继往的访问...
乐博吧app下载图片
Copyright © 2012~2018 lebet8 All rights reserve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